钟离凝星

鲸(改)

孤独的鲸
我是鲸。
我很大,但是到底多大呢,我也不知道。
因为所有东西,活的,死的,都没有我大。
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鲸。
因为,我没有见过与我一样大的东西,也从没有与别的生命交流过。
我不知道什么是孤单,因为我从来不曾体会到有鲸陪伴的感觉。但是看着那些比我小万倍的小东西都成群结队,我没有来的,有点羡慕。
我不知道除了了无意义的生存,我还能干什么。但或许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旅行,漫无目的的旅行。
我喷出的水柱撕裂过晴空,我的身体摩擦过礁石上的片片藻荇。我身边依偎过活泼的海豚,我背脊上停留过碎嘴的沙鸥,我渐渐的,喜欢上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。尽管不能交流,那种心被填充起来的感觉,让我的生活充实起来,好像只有这样,我才真正地活在这个世界。
但是这些都只是暂时的,不久之后我们就必须分离,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想,而我,一条游荡的鲸,无法长久地追随他们的身影。他们离开后,我心中那不知名的物质就又一点点地流失,而这颗心,就像被充气的气球撑大后又放了气,只剩下空唠唠的,皱巴巴的一片。
我不知道那种物质是什么,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才能再次获得他们,于是我尝试留意我周围的环境,或许他们藏在了这碧蓝的围绕着我的液体之中,藏在了如伊甸翡翠般的海底之中,藏在,那漆黑不见底的深洞之中。
我继续着我的旅程。
我留意天上的每一片云,留恋拂过的每一颗草,爱惜经过的每一块岩;但是,我找不到了。那种我称之为温暖的感觉,我找不到。
“云啊云,请告诉我,温暖是什么”
天上的白云,轻轻柔柔地,垂怜般地落下一些雨丝,落在我背脊上,痒痒的。
我也曾遥望那些闪烁的灯火,岸边灯火像是遗落的梦境,它们在天边点亮了想象的源头;迷幻得,让鲸不敢接近。遥望,又无比温暖,但那温暖不属于我。
我的行迹遍布了每一片大洋,但我还是形单影只。我所有的小心翼翼的询问或是声嘶力竭的呼喊都没有回应。大海像是无形的囚笼把我关在只有水声的世界里。
其实,我已经认命了,坚持着发出我的声音只不过是一种习惯。
我习惯了鱼群跃动着与我擦肩而过,习惯了船只靠近我又远离,习惯了天上的星星迷人又疏离的光彩。我习惯了孤身一鲸。
直到那一天,她闯进了我的生活。


我是人。
但我很快就不是了。其实原本也不算完整的人。
因为我这次出海,便是永别。
站在游轮的甲板上,我依稀还能看见孤儿院灰暗的尖塔,隐隐约约地埋在雾里,一同埋着的是我童年的回忆。
还记得那个绝望的下午,从艳阳高照到日落西山,我一直等着那说着“我们一会就回来,你呆在这里不要动”便仓皇离开的父母。我看着太阳一点点下落,马路上所有行人匆匆而过,没有人愿意看我一眼。就算是女孩子也不能哭!我蠕动着嘴唇,咿咿呀呀地给自己打气。但是这样并不能找来父母,反而使我感受到了加倍的疲倦和饥饿。后来,我就站在那幢建筑边饿到昏迷。
再后来,我便在那个叫孤儿院的建筑里安了家。那里冷冰冰的,一点也不好玩。
随着我一年一年长大,我知道了我的与众不同。天生不能发声,后来又逐渐失聪。我这样不能交流的残疾人,大概是成为了父母的负担才被丢弃的吧。
父母不要我,孤儿院里院长冷落我,在我出去找工作时也因为无法流畅的交流而处处受阻。唯一陪伴着我,支持着我活下去的,只有偶尔遇到的动物。鱼,虫,鸟,兽,这些生灵不会因为我的残缺而心生鄙夷,他们只是用单纯的爱包围着我。随着我与他们越走越近,我逐渐能听懂他们的话了,他们的一跃一俯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,甚至有时,我都能与他们交流。
但是有次,我眼睁睁看着与我最亲近的蔷薇被车撞倒,随后车主还不管不顾地碾了过去。猫咪凄惨的叫声在我心里响彻。苦于不能发声,我即使冲到了车辆面前逼停了车,但也已经于事无补。我激动得打着手语,要车主带着蔷薇去治疗,却只换来车主的一顿臭骂。后来车主还公然在网上发帖指责我多管闲事,甚至我的身份都被人肉出来。懵懵懂懂的我却卷入这种令人心寒的纷争,被躲在屏幕后的指责压得喘不过气来。心觉这世间已没有容身之处,心灰意冷之下我选择用我所有的积蓄买一张船票。能远离这片雾蒙蒙的天空,葬身海底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
那原本是个海阔天空的早上,在我庆幸今天的好天气时,大海却突然变了脸。黑漆漆的乌云带着摄人的气魄压了过来,海面也平静地可怕。我什么也不敢看,立即深吸了一口气沉到海面下去了。过了很久,水里隐隐传来的轰鸣声才逐渐平息。我憋气憋得难受,便小心地得往水面上浮去。
这时,我看到水面落下了一个不明物体。
飘散的发丝,如同滴入清泉的墨水般溢散开的衣裙,和那双飘飘荡荡不着力的腿。我几乎第一时间就肯定她是活的,但她似乎有点异常。她不像鱼群那般灵动,或者更确切地说,一动不动,任由水流操纵她的身体。
我带着一点好奇缓缓靠近那片衣裙,低吟着,呼唤着,绕着她打转,带动了水流让她不再下沉。没有回音。我大着胆子,小心翼翼地凑过去,拿头触碰了她的身体。还是没有回应。我那久已干涸的心突然地悸动了一下。慌张。
这不对,这不该是一个生灵应该有的样子。
我将她放在背脊上,想带她游近那闪烁的灯火。我知道,那是属于她的世界。可我一旦开始游动,她就从我的背脊上滚落下去,继续往海底沉去。
“别再下去了,你会被吃掉的!”
我大叫,但是,没有反应。
也是,她已经那样了,又怎么可能给我回应呢。
自嘲地摇了摇头,我俯冲下去,将她轻轻地用舌头和上颚含在嘴里,抑住咽喉不让自己把她吞下去。
我将她托出水面,在水面上将她放在我背上,向灯火游去。
我经过许多奇形怪状的碎片,不像海底的岩石或者水草丝毫不会影响到我巨大的身体,这些碎片十分锋利,哪怕我只是蹭到它们,也被划出一条条血痕。
这就是痛吗?我能清晰地感觉到血液的溢散,和冰凉海水冲刷伤口的丝丝疼痛。我回头看着那些红色消散在无垠的大海里。
这些碎片当中有和她一样的衣物,但是,它们都不是活的。不像她。
她突然在我背上一阵翻滚,在我害怕她再次落水之时,她坐了起来。我感受到她轻柔的双手撑在我的背上。我的心又是一阵悸动。这次应该是欣喜吧。
我听不到她的声音。虽然我一直在期待能听到她的声音,但我仍什么都听不见,也无法回头去看她,只能默默地游动,用背脊感受她的温度。
海风吹起粼粼波光,带起一阵熟悉的潮湿的海水咸腥的味道。海鸥在天边极远的地方点缀着白云,白云在水平线上点缀着大海。阳光明媚地好似要把一切都燃烧起来。
她从我背脊上挪动到了边缘,撑着我的背部向下望去。我第一次觉得,我实在太小了,小到承载不下她这样一个存在。她的双手抚摸上了我的血痕,很轻很轻地来回擦拭着。不知道怎么,我突然想哭。那种温暖,回到了我的心里。我此刻多想再大一些,大到她能在我的背上肆无忌惮地踱步,不必担心有掉落水中的危险;再强壮一些,强壮到能驮起一座天堂,一座属于她的天堂。
但她似乎不在意我这荒凉的背脊。擦拭完伤口后,她找了一处重新躺下,面朝天空。此时应该是夜晚了,群星闪烁一直是我的最爱。因为每当星空闪烁,海面上便风平浪静,我向着星辰诉说我所有的迷茫,派遣我的孤寂。她就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背上,也不知睡了没有。
我望了一眼天,星星点点的亮光像是梦境一般。“真好看”我心想。
我陷在星火之中,长时间的静寂使我忘却了她的存在。
“是呀”她答道。


“你听得到?”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有生命对我的呼喊做出回答。我激动得喷了一个水柱。“你听得到!”
“真好看呢。”她说完这句便沉默了,再也不对我大声的喊叫做出回应。
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长时间的呼喊过了。我歌唱,我嘶吼,我轻声细语,直到我精疲力竭。激动,难受,还有丝丝焦急,我多么想在水里翻个跟头以表达这种压抑在喉咙里的感情,但是想到她还在我背上,我生生忍住了,只好用拼命摆动尾鳍向前冲去来发泄情绪。
我一遍一遍地回想着那句“真好看呢”。那似乎是我的幻想,直接出现在我的心中。她的声音细小而空灵,好像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间。
我也不知道就这么游了很久,但似乎也就一瞬,天空尽头的鱼肚白翻了起来。依稀能看到灯火了。
“我正送你往岸边走。你很快就能回家了”我想,“但我不想你走”
……没有回答。
就算没有回答,我不知怎的,突然想跟她说起我所有的经历。好像这样,我就带着她游遍了所有的美景。那样一定很美妙。我跟她讲述我到海湾的经历,讲述我在海底所见的珊瑚沙岩,讲述我在深不见底的海沟里几乎被鲨鱼围攻至死的惊险……我像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话匣子,滔滔不绝地与她分享我认为美好的一切。我从来没有如此酣畅淋漓地说过话,说到后来,我已经不能控制我的思绪,只能任由混沌的思绪带领着话题的走向,将这些年发生的一切尽数说出。
“要是你也能见过那一切,那多好”我深深叹了一口气,遗憾地结束了这场单方面的谈话。

“既然我已经错过前尘,那不如,往后你带着我;千山万水,我陪你去见证”

她说。
我怔住了,一时间忘记摆动尾鳍也忘记了呼吸。直到快要窒息的感觉袭来,我才突然意识到,她刚刚立下了多么令我燃起希望的誓言。那一瞬间,我的心被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述的幸福和温暖填满,我孤独了长达十余年的生活终于看到了终止的希望。
我已经不在意她说这话出于什么样的目的,只求她仍在我背上的这段时间内,能依着这个誓言,用心陪伴着我。那是天使能给鲸的,最好的礼物。
如此便好。


我本已在风暴中抱着必死的念头。当我睁开眼睛时,璀璨而迷离的星空使我仿若置身天国。一翻身我才发现,是鲸。
它救了我。不消一会,我便从它的自言自语中得出了所有讯息。
明明是想要死去的人,反而被救了起来;而那些想要活命的人却葬身海底了。真是讽刺呢。
但是这死而复生般的体验,反倒激起了我的一丝好奇。既然已经被救了起来,现在一时也不想死了,那便再多看看这个世界吧。
我在鲸的背上活动着,小心地擦拭掉它伤口上的血迹,避免引来鲨鱼的追击。
它为了我,受了这样的伤,感觉有点对不起它……
忙活了好一阵,我这才有时间歇下来观赏从未见过的美景。往常的世界里,灰黄色的雾压在头顶,从未曾有如此璀璨的群星。
我注意到海面上的波纹折射出月亮和星星的光芒,那是圣洁的银白;我注意到洁白稀薄的云朵像纱幔一样遮住部分星光;我还注意到海风拂过身体时带来的丝丝凉意,注意到泛起波涛时扑面的潮湿空气,注意到夜晚的空气中更加庄重的安魂曲……这些,我都曾忽略。
这时,它开口,“真美呢”,它说。
“是啊”我下意识地接了一句。
我突然意识到,这是我第一次与鲸交谈。我这个弱小的生命,却有与世界上最庞大的动物交谈的机会,这感觉,十分奇妙。
这是我第二次的生命,是它给的。
它突然变得很激动,“你听得到?”。它叫嚷着。
一般人难道听不到吗?我寻思。鲸可有点奇怪呢。
我没有理睬这个在我看来十分奇怪的反应,静静欣赏着几十万光年外,几百亿年前传来的那一束束光子。
“真美呢”我看得入迷,不禁发出一声赞叹。
鲸的过度激动终于引起了我的注意,它的歌声大气磅礴又充满活力,是我在寻常动物身上不曾听到过的歌声;它的呐喊直击心灵,驱散了我心中一直以来的阴霾;它的绵绵细语又是那般温柔,带着无穷无尽的纯粹的爱在我的耳边低声倾诉……
我被深深地震撼了。在它引起我的共鸣之时,我原想回应它的呼喊,可一张嘴却又失去了与它交流的能力。从未有过的强烈的交流的渴望,使我内心焦急,但又没有办法。
海风吹起粼粼波光,带起一阵熟悉的潮湿的海水咸腥的味道。海鸥在天边极远的地方点缀着白云,白云在水平线上点缀着大海。晨曦照耀着燃烧起来的世界。
我躺在鲸的背上,听着它的声音渐渐小去,又听着它滔滔不绝地细数世间美景。
它一个人,多孤单。听着它的讲述,我的思绪却渐渐飘远,飘到独自掉落的秋天的枫叶上,随着鱼缸里孤独地吐着泡泡的黑色大金鱼一起飘上水面,随后破裂。
我自己,难道不孤独吗?
那往后的日子,找条鲸做伴,也好。

“既然我已经错过前尘,那不如,往后你带着我;千山万水,我陪你去见证”



……
我是鲸。
我曾经很孤独,但现在已经不是了。
因为,我有她。
她说,“我曾经从报纸上读到过你,你是Alice……你发出的频率是52赫兹,而正常鲸鱼的频率是15至25赫兹。在这个世上,没任何鲸鱼能听懂你的话语。因而你的孤独,起源于你。但你,却始终没放弃大海。纵然没有别的鲸鱼作陪,但大海有多浩瀚你一定比别的鲸鱼都清楚。你不需要刻意去寻找你生命的意义;你见过那些美景,便足够了。”我是Alice。我有名字了。但为什么孤独,我已经不想知道了,因为现在,她才是最特殊的天使
“我天生聋哑,不能与人说话。我一直很孤独,也很迷茫。这一次出海,本来是想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结束这无依无靠的一生,没想到还没找到想要死去的地点,就遇上了风暴。原以为可以就此死去,没想到,遇见了你。”
“你让我知道,原来我还是可以被拯救的。如果你需要有人陪伴,我来陪你。”
这是,她的许诺。

沙雕构思
当清朝太监不戴那个像斗笠一样的帽子并穿上苏格兰裙

同样的选项确是快乐肥宅。。?能力是迷之收入?这个我喜欢(๑´•ω•)

果。。果然是咸鱼了吗啊哈哈哈哈
不这个不好!马上要开学了不能再咸鱼下去了(;≧д≦)

“最后一节课上,老师说,你们再看看书吧让我再看看你们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气球》评论

当时很迷病娇。。然后临摹的

如果把上一篇 鲸 的结尾改成悲剧怎么样

就是女孩子回到岸边,被人类的船接走,离开了鲸;鲸被人猎杀(可能误以为是鲨鱼吧)

最终鲸的尸体沉到了海底——鲸落。

这是鲸,在被这个世界无情地隔绝了一切感官,只剩下撕心裂肺的爱之后

回馈给这个世界无限的温暖


顺便,鲸是Alice,天生发声频率与其他鲸不同,因此没有同伴能够回应她的呼喊。她所有的喜悦,悲伤,爱恋和憎恨都无人分享。她一直在寻找。从人们1989年发现她,1992年开始追踪录音到如今,她一直都在寻找。

是很孤独的鲸呢。

但世界之大,每个生灵都在孤独。

女孩子有借鉴 水形物语 的女主角,是哑巴,但是能和Alice心意相通。也是一个孤独而不被理解的人。原本乘船出海是想寻找自己在海里的墓地,但是遇上了风暴,船翻了,也因此结识了Alice,从此有了活下去的勇气。

我是鲸。

我很大,但是到底多大呢,我也不知道。

因为所有东西,活的,死的,都没有我大。

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鲸。

因为,我没有见过与我一样大的东西,也没有听过能听懂的呼喊。

我不知道什么是孤单,因为我从来不曾体会到有鲸陪伴的感觉。但是看着那些比我小万倍的小东西都成群结队,我没有来的,有点羡慕。

我不知道除了了无意义的生存,我还能干什么。但或许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旅行,漫无目的的旅行。

我喷出的水柱撕裂过晴空,我的身体摩擦过礁石上的片片藻荇。我身边依偎过活泼的海豚,我背脊上停留过碎嘴的沙鸥,我渐渐的,喜欢上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。尽管不能交流,那种心被填充起来的感觉,让我明白,我真正地活在这个世界。

但是这些都只是暂时的,不久之后我们就必须分离,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想,而我,一条游荡的鲸,无法长久地追随他们的身影。他们离开后,我心中那不知名的物质就又一点点地流失,而这颗心,就像被充气的气球撑大后又放了气,只剩下空唠唠的,皱巴巴的一片。

我不知道那种物质是什么,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才能再次获得他们,于是我尝试留意我周围的环境,或许他们藏在了这碧蓝的围绕着我的液体之中,藏在了如伊甸翡翠般的海底之中,藏在,那漆黑不见底的深洞之中。我继续着我的旅程。

我留意天上的每一片云,留恋拂过的每一颗草,爱惜经过的每一块岩;但是,我找不到了。那种我称之为温暖的感觉,我找不到。

“云啊云,请告诉我,温暖是什么”

天上的白云,轻轻柔柔地,垂怜般地落下一些雨丝,落在我背脊上,痒痒的。

我也曾遥望那些闪烁的灯火,灯火是那么的迷幻,迷幻得,让鲸不敢接近。它看上去确实很温暖,但是那不属于我。

我的世界还是寂静无声,我所有的呼喊还是没有回答。

不会有回答的。因为我是世界上唯一一条鲸。

其实,我已经认命了,坚持呼喊只不过是一种习惯。

直达那一天,她闯进了我的生活。

那飘散的发丝,如同滴入清泉后的墨水般溢散开的衣裙,和那双飘飘荡荡的腿。我几乎第一时间就肯定她是活的,但她似乎有点异常。她不像鱼群那般灵动,或者更确切地说,一动不动,任由水流操纵她的身体。

我冲了过去,轻轻地呼唤她,绕着她打转,带动了水流让她不再下沉。没有回音。我小心翼翼地凑过去,拿头触碰了她的身体。没有回应。我那久已干涸的心突然地悸动了一下。我第一次体会到慌张。我多么的希望她给我个反应啊。

我将她放在背脊上,想带她游近那闪烁的灯火。我知道,那是属于她的世界。但是一旦我游动,她就从我的背脊上滚落下去,继续往海底沉去。

“别再下去了,你会被吃掉的!”

我大叫,但是,没有反应。

我一俯冲,将她轻轻含在嘴里,小心地不让自己把她吞下去。这对于鲸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,因为我就无法呼吸了。但是为了她,没关系。

我将她托出水面,在水面上将她放在我背上,再次向灯火游去。

我经过许多坚硬锋利的碎片,不像海底的岩石或者水草丝毫不会影响到我巨大的身体,这些碎片十分锋利,哪怕我只是蹭到它们,也被划出一条条血痕。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痛。

这些碎片当中有和她一样的衣物,但是,它们都不是活的。不像她。

她突然在我背上一阵翻滚,在我害怕她再次落水之时,她坐了起来。我感受到她轻柔的双手撑在我的背上。我的心又是一阵悸动。这次,是欣喜。

我听不到她的声音。但是我想,她说话了吧。“鲸,谢谢你”。她应该说话了。

她在我的背上,我看不见她的动作。我第一次觉得,我实在太小了,小到承载不下她这样一个存在。我感觉到她的双手抚摸上了我的血痕,很轻很轻地来回擦拭着。不知道怎么,我突然想哭。那种物质,温暖,回到了我的心里。我此刻多想再大一些,再强壮一些,强壮到能驮起一座小岛,这样她就可以在岛上放松一下了, 不至于一直在这荒凉的大洋正中跟着我我漂泊。

但她似乎不在意。擦拭完伤口后,她找了一处重新躺下,面朝天空。此时应该是夜晚了,群星闪烁一直是我的最爱。因为此时静悄悄的,我可以对着星辰诉说我的迷茫。她就这么躺在我的背上,也不知睡了没有。

“真好看”我心想。

“是呀”她答道。

“你听得到?”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有生命对我的呼喊做出回答。我激动得喷了一个水柱。

“真好看呢。”她说完这句便沉默了,再也不对我大声的喊叫做出回应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长时间的呼喊过了。我歌唱,我嘶吼,我轻声细语,直到我精疲力竭。我多么想在水里翻个跟头以表达这种压抑在喉咙里的感情,又是激动,又是难受,还有丝丝焦急,但是想到她还在我背上,我生生忍住了,只好用拼命摆动尾鳍向前冲去来发泄情绪。

我也不知道就这么游了很久,但似乎也就一瞬,天空尽头的鱼肚白翻了起来。依稀能看到灯火了。

“你很快就能回家了”我想,“但我不想你走”

……没有回答。

这是自然的,毕竟,我们……

 

“那我便陪你”

 

她说。

“很孤独吧”,“你是与众不同的鲸,而我,是不幸的人”

“你是Alice,特殊的鲸……”我是Alice。我有名字了。但为什么特殊,我已经不想知道了,因为现在,她才是最特殊的天使

“我天生聋哑,不能与人说话。我一直很孤独,也很迷茫。这一次出海,本来是想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结束这无依无靠的一生,没想到还没找到想要死去的地点,就遇上了风暴。原以为可以就此死去,没想到,遇见了你。”

“你让我知道,原来我还是可以被拯救的。如果你需要有人陪伴,我来陪你。”

这是她的许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