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离凝星

我是鲸。

我很大,但是到底多大呢,我也不知道。

因为所有东西,活的,死的,都没有我大。

我一定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一条鲸。

因为,我没有见过与我一样大的东西,也没有听过能听懂的呼喊。

我不知道什么是孤单,因为我从来不曾体会到有鲸陪伴的感觉。但是看着那些比我小万倍的小东西都成群结队,我没有来的,有点羡慕。

我不知道除了了无意义的生存,我还能干什么。但或许,冥冥之中自有天意。

于是我开始了我的旅行,漫无目的的旅行。

我喷出的水柱撕裂过晴空,我的身体摩擦过礁石上的片片藻荇。我身边依偎过活泼的海豚,我背脊上停留过碎嘴的沙鸥,我渐渐的,喜欢上他们围绕在我的身边。尽管不能交流,那种心被填充起来的感觉,让我明白,我真正地活在这个世界。

但是这些都只是暂时的,不久之后我们就必须分离,因为他们都有自己的理想,而我,一条游荡的鲸,无法长久地追随他们的身影。他们离开后,我心中那不知名的物质就又一点点地流失,而这颗心,就像被充气的气球撑大后又放了气,只剩下空唠唠的,皱巴巴的一片。

我不知道那种物质是什么,也不知道究竟怎么才能再次获得他们,于是我尝试留意我周围的环境,或许他们藏在了这碧蓝的围绕着我的液体之中,藏在了如伊甸翡翠般的海底之中,藏在,那漆黑不见底的深洞之中。我继续着我的旅程。

我留意天上的每一片云,留恋拂过的每一颗草,爱惜经过的每一块岩;但是,我找不到了。那种我称之为温暖的感觉,我找不到。

“云啊云,请告诉我,温暖是什么”

天上的白云,轻轻柔柔地,垂怜般地落下一些雨丝,落在我背脊上,痒痒的。

我也曾遥望那些闪烁的灯火,灯火是那么的迷幻,迷幻得,让鲸不敢接近。它看上去确实很温暖,但是那不属于我。

我的世界还是寂静无声,我所有的呼喊还是没有回答。

不会有回答的。因为我是世界上唯一一条鲸。

其实,我已经认命了,坚持呼喊只不过是一种习惯。

直达那一天,她闯进了我的生活。

那飘散的发丝,如同滴入清泉后的墨水般溢散开的衣裙,和那双飘飘荡荡的腿。我几乎第一时间就肯定她是活的,但她似乎有点异常。她不像鱼群那般灵动,或者更确切地说,一动不动,任由水流操纵她的身体。

我冲了过去,轻轻地呼唤她,绕着她打转,带动了水流让她不再下沉。没有回音。我小心翼翼地凑过去,拿头触碰了她的身体。没有回应。我那久已干涸的心突然地悸动了一下。我第一次体会到慌张。我多么的希望她给我个反应啊。

我将她放在背脊上,想带她游近那闪烁的灯火。我知道,那是属于她的世界。但是一旦我游动,她就从我的背脊上滚落下去,继续往海底沉去。

“别再下去了,你会被吃掉的!”

我大叫,但是,没有反应。

我一俯冲,将她轻轻含在嘴里,小心地不让自己把她吞下去。这对于鲸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,因为我就无法呼吸了。但是为了她,没关系。

我将她托出水面,在水面上将她放在我背上,再次向灯火游去。

我经过许多坚硬锋利的碎片,不像海底的岩石或者水草丝毫不会影响到我巨大的身体,这些碎片十分锋利,哪怕我只是蹭到它们,也被划出一条条血痕。这是我第一次感到痛。

这些碎片当中有和她一样的衣物,但是,它们都不是活的。不像她。

她突然在我背上一阵翻滚,在我害怕她再次落水之时,她坐了起来。我感受到她轻柔的双手撑在我的背上。我的心又是一阵悸动。这次,是欣喜。

我听不到她的声音。但是我想,她说话了吧。“鲸,谢谢你”。她应该说话了。

她在我的背上,我看不见她的动作。我第一次觉得,我实在太小了,小到承载不下她这样一个存在。我感觉到她的双手抚摸上了我的血痕,很轻很轻地来回擦拭着。不知道怎么,我突然想哭。那种物质,温暖,回到了我的心里。我此刻多想再大一些,再强壮一些,强壮到能驮起一座小岛,这样她就可以在岛上放松一下了, 不至于一直在这荒凉的大洋正中跟着我我漂泊。

但她似乎不在意。擦拭完伤口后,她找了一处重新躺下,面朝天空。此时应该是夜晚了,群星闪烁一直是我的最爱。因为此时静悄悄的,我可以对着星辰诉说我的迷茫。她就这么躺在我的背上,也不知睡了没有。

“真好看”我心想。

“是呀”她答道。

“你听得到?”这是第一次,第一次有生命对我的呼喊做出回答。我激动得喷了一个水柱。

“真好看呢。”她说完这句便沉默了,再也不对我大声的喊叫做出回应。

我已经很久没有那么长时间的呼喊过了。我歌唱,我嘶吼,我轻声细语,直到我精疲力竭。我多么想在水里翻个跟头以表达这种压抑在喉咙里的感情,又是激动,又是难受,还有丝丝焦急,但是想到她还在我背上,我生生忍住了,只好用拼命摆动尾鳍向前冲去来发泄情绪。

我也不知道就这么游了很久,但似乎也就一瞬,天空尽头的鱼肚白翻了起来。依稀能看到灯火了。

“你很快就能回家了”我想,“但我不想你走”

……没有回答。

这是自然的,毕竟,我们……

 

“那我便陪你”

 

她说。

“很孤独吧”,“你是与众不同的鲸,而我,是不幸的人”

“你是Alice,特殊的鲸……”我是Alice。我有名字了。但为什么特殊,我已经不想知道了,因为现在,她才是最特殊的天使

“我天生聋哑,不能与人说话。我一直很孤独,也很迷茫。这一次出海,本来是想找个风景优美的地方结束这无依无靠的一生,没想到还没找到想要死去的地点,就遇上了风暴。原以为可以就此死去,没想到,遇见了你。”

“你让我知道,原来我还是可以被拯救的。如果你需要有人陪伴,我来陪你。”

这是她的许诺。

 


评论(1)